正文 Chapter 11 泡沫之夏3 明晓溪

时间:2019-11-29 06:18来源:小说
也许,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冬天悄然降临。那天之后,天气就越来越冷,尹夏沫减少了欧辰和尹澄的室外活动时间,只是在上午十一点阳光最充沛的时候陪着他们在花园里散散步,呼

也许,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冬天悄然降临。那天之后,天气就越来越冷,尹夏沫减少了欧辰和尹澄的室外活动时间,只是在上午十一点阳光最充沛的时候陪着他们在花园里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她似乎渐渐忘记了洛熙的事情,直到有一天,珍恩在厨房里帮她准备晚餐的清蒸鱼,忽然犹豫地说:“洛熙要退出娱乐圈了,你听说了吗?”正在鲈鱼上抹盐的手指顿了顿,尹夏沫轻轻垂下睫毛,又开始继续抹盐,说:“听说了。”那晚,手机持续地震动,屏幕上幽蓝的光线,映着不断闪烁的“洛熙”两个字。尹夏沫的身体如石头般僵硬着。心里疼痛得仿佛有什么的东西在不停的撕扯,她不知道一旦接起电话该对他说些什么。她对他的亏欠何尝是几句话可以弥补的,如果接起电话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对他而言会不会又是一次伤害?而她,也早没有资格再听到他的声音,她已经是欧辰的妻子,如果因为别的男人黯然,对欧辰而言大概也是一种伤害吧。手机震动了大约两三分钟后,变得静默下来,她也静默地坐在床沿,一夜无眠。“哦。”珍恩小心翼翼地看她一眼,见她神情平静得没有任何变化,接着说,“听说他后天的飞机去美国,明天晚上他的公司将为他举行盛大的宴会送别,居然……居然还送给了你一张邀请函,你……”将葱切成几段放进盘中,尹夏沫没有抬头地问。“明天晚上?”“是的。”“明晚我正好有点事情,没有办法去,邀请函你帮我处理了吧。”盖上锅盖,打开火,尹夏沫旋开水龙头洗手。“哦,好的。”珍恩迟疑地看着已经开始蒸鱼的锅,不知道应不应该提醒夏沫,鱼盘里忘记放姜和蒜了。******www.9595A.com ,第二天晚饭后。壁炉里的火苗燃烧得很旺,温暖的火焰劈劈啪啪地低响。房间里少了夏沫,仿佛屋子里一下子空荡荡了起来,沙发中的欧辰合上画册,看到尹澄正坐在壁炉边画画,他的脸依然显得苍白,橘红色火苗都无法映红他的面容。欧辰皱了皱眉。不过尹澄虽然脸上没什么血色,精神却不错,唇角带着笑容,眼睛也黑亮亮的。他画着画着会不时地停下来,微笑地凝视着画板,笑着出神发呆,然后再继续画。“在画什么?”欧辰从沙发中站起身,走到尹澄身边。画板上,是夏沫在枫树下喊他和小澄吃饭的情景,金色的阳光从醉红的树叶间洒落,她一边挽着小澄,一边转头向他笑着说些什么。在画中,她的笑容是那么灿烂,仿佛那笑容是一直灿烂到眼底的,美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欧辰出神地看着。夏沫有这样笑过吗,好像从认识她的那一天起,她的笑容里就一直有着或多或少的距离。“姐姐很美,对不对?”尹澄笑着仰起头,语气中有种掩饰不住的开心,就像小孩子在炫耀他最得意的宝藏。继续凝视着那画面中被阳光洒照着亲密无间的三人,欧辰的眼睛渐渐闪出一抹明亮的光芒,他并没有听见小澄在说什么,良久之后,才低声问:“能把这张画送给我吗?”“好,不过还差一点才能画完,我明天给你好吗?”“谢谢。”目光终于从画面上移开,欧辰的胸口却有种空荡荡的失落。夏沫晚饭后出去了,说是回老房子为尹澄收拾一些冬天的厚衣服过来。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她陪伴在身边,只是片刻的离开竟然也会觉得寂寞。“不要画得太晚,过一会儿就回房早点休息。”凝神从突如其来的恍惚中恢复过来,欧辰对尹澄说,“我在书房,有事可以叫我。”“嗯,好的。”听着欧辰重复着姐姐每日的叮嘱,尹澄微笑,温顺地点头。然而望着欧辰转身离开的背影,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出声喊道:“姐夫,等一下!”欧辰转身望过来,只见尹澄从一叠画纸中间拿出一份文件递向他,文件上有五个醒目的黑体字——“离婚协议书”!凝视着身体骤然变得僵硬起来的欧辰,尹澄轻声说:“你拿走吧,由我来保管它并不合适。”“你是要我……”下颌绷得紧紧的,欧辰几乎无法说出话来。“……亲手将它交给夏沫吗?”终于,这一天还是无可避免地来到了。就像空气中的肥皂泡沫,愈来愈大,愈来愈美,而就在屏息祈祷它永不破灭的那一刻,却毫无征兆地就碎掉了。“我不知道。”尹澄诚实地说,出院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混乱的思绪让他无法理清楚究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得知姐姐和你结婚是为了给我换得一颗肾的时候,我恨你居然用我去胁迫姐姐,毁掉她的幸福。”“可是,虽然你的方法错得很离谱,你对她的感情却让我不得不感动。我不知道你和洛熙哥哥谁更爱姐姐,也不知道姐姐和谁在一起才会更幸福。但是姐姐这段时间很开心,她每天都有笑容,也许和你生活在一起,她会永远这样快乐下去吧。”“姐夫……”尹澄仰头对他微笑。“……我很感谢你让姐姐重新快乐起来,也很高兴你是我的姐夫。”******将小澄冬天的厚衣服折好放进皮箱里,又拿上几本小澄过去最喜欢的画册放进去。尹夏沫笑了笑,欧辰这段时候好像忽然迷上了看画册,每天看画册的时间居然比小澄都多。把这些画册拿过去,他应该也会开心的。拉着皮箱走到客厅,她望着空荡荡的沙发怔了片刻,好久没有回来,这里竟已经变得有点陌生。将大灯关上,她又看了室内一圈才关上大门,提着皮箱从楼梯慢慢走下去。竟然下雪了!尹夏沫走出楼外,吃惊地望着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一点下雪的迹象,而此刻,大地已然被蒙上了一层洁白。轻盈的雪花飘舞在空中,夜色也变得明亮了起来,她放下手中的皮箱,无意识地伸手接住一片飘落的雪花,晶莹透明,瞬间就在她掌心融化掉了,只留下冰冰凉凉的感觉。她默默出神。这场雪是在为他送行吗?现在的他应该正在公司为他举办的宴会中,而明天……就是他飞往美国的日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即将离开的这一晚,她忽然无法像平日一样守在欧辰的身边,也无法像平日一样露出平静的笑容,她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于是拒绝了司机的接送来到这里。寒风卷着雪花向她迎面吹来。也许暂时离开娱乐圈,对他而言并非完全是一件坏事。不再需要每天面对那么多镜头,不再需要在公众面前生活,他也许会过得快乐随意些。或许,他会遇到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全心全意地爱他,对他的爱就像海洋一样深,他也会爱上那个女孩,彻底地忘记她。在漫天的寒意中,心底那隐约翻绞着的疼痛仿佛是可以忽略的,尹夏沫望着雪地上自己留下的脚印,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无法遗忘的。雪融化后,甚至只要是一阵风吹过雪面,那些脚印就会消失掉。所以,他会忘记她。她要做的只是再也不去打扰他。尹夏沫神思恍惚地走在雪地中,身后似乎有急促的脚步声,可是她并没有注意。刚刚覆盖在地面上的雪很薄很滑,失神间,她脚一滑,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书房亮着一盏台灯。看着书桌上的那份离婚协议书,欧辰的眼睛越来越黯然,然而又有一抹希冀的亮芒微弱地闪耀在眼底。他猛地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窗户,夜风呼啸着飘卷着雪花飞进来。他一直以为,当尹澄将离婚协议书交给她的那一天,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那份他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是将所有终结的判决书,她会离开他,而这段美丽的日子不过是一场如泡沫般的幻境。尹澄却将它还给了他。就像死刑犯突然得到了缓刑的机会,他竟突然有些无措起来。或许,他可以让这场梦继续下去,永远不醒来。这念头折磨得他快要疯掉了,他想要不顾一切地把握住所有的机会,将她留在他的身边!然而,为什么心底总是有抹苦涩。当他得到缓刑的机会时,是不是却将她的刑期延长了?这段日子她真的是快乐的吗,还是只是她的伪装……雪花轻轻地飞舞进来。欧辰握紧手指,不让自己再想下去,或者过一段时间再去将它想清楚,就让这场梦的时间再长些。这一刻,他很想她就在自己身边,有温暖的气息和宁静的微笑,只要能够在她的身边,他的心就会安静下来。可是她怎么还没有回来?她出去时说是想自己一个人透透气,坚持不肯让司机接送。望着夜空中的雪花,欧辰心底的挂念愈来愈浓。于是他走出书房,拿起车钥匙,大步向屋外走去。在将汽车发动的那一刻,欧辰握住方向盘的手指忽然僵硬了一下,脑中莫名闪过站在她旧日楼下的那个苍白透明的身影,她会不会碰到……不,不会!这时间他应该在他的送别宴会中……******一只清瘦的手臂扶住了尹夏沫即将滑倒的身体!而就在那手指接触到她的一瞬间,她脑中如“轰”然炸开千万片的雪花,眼前弥漫起浓浓的白雾,世界顿时静得没有了任何呼吸,只有他的气息将她缭绕包围着,就像飘落雪水中的最后一瓣樱花,冰冷,透明,和窒息的脆弱……“原来真的是你。”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尹夏沫呆呆望着地面上不断积厚的雪花,右手紧紧握着皮箱的拉杆,仿佛那是她唯一力量的源头。“刚刚看到你从屋子里走出来,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那声音凝固住,半晌,才又屏息地说,“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你要回来了吗……”那声音里窒息般的希冀就像一把刀,狠狠刺在尹夏沫的心底,她痛得咬紧嘴唇,缓缓抬头看向他。“你不是……明天就要去美国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夜色中,细小晶莹的雪花宁静无声地落在他的肩上和头发上,听到她的话,他的唇边绽出一丝苦笑,眼珠漆黑地凝视着她。“我……一直在这里。”尹夏沫胸口一滞。“刚刚,我在车里睡着了,可是忽然就惊醒过来,然后就看到你从房子里走出来,我以为老天终于给了我一个奇迹……”远处那辆白色的宝马汽车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仿佛停在那里很久很久了。“可是也许……我应该就在车里看着你走掉,不该追出来……”雪,寂静地飘落。银白色的雪花仿佛夜色中的光芒,在他和她之间轻飘飘地飞舞着,细碎的雪落声之外,只余一片长久的沉寂。“对不起,我说这些话,又让你困扰了吧。”沉寂过后,洛熙声音苦涩的说,“刚才是我糊涂了,你若是回来,就不会提着皮箱离开。”尹夏沫整个人如同被凝滞住了,心里翻绞的暗痛让她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你怎么一个人出来,没有司机接送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现在很难打车。”望着始终沉默的她,他的目光终于从她的面容移开,强自微笑地伸手握住了她的皮箱。“不,不用……”尹夏沫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而她的声音猛地停住了,看着洛熙握住皮箱杆的那只手。洛熙的手也僵住。“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如果我送你回去的话,有人会生气吧,我现在,已经不适合……”尹夏沫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只是愣愣地看着他的手。他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手腕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依然有着鲜红的颜色,他怔了怔,用衣袖遮挡住它,说:“对不起,吓到你了。”“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尹夏沫胸口起伏了一下,嘴唇骤然发白,“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可是,我做错了很多事情。”夜色中飞落的雪花如同他的声音,轻而透明,“我总是不相信你,你几次解释给我听,我都固执地拒绝你,甚至刻意用我和沈蔷的绯闻去刺伤你,和你分手,在宴会上故意刺激你……”他凝视着她,眼底有满满的怜惜和痛楚。“那段时间,是你最痛苦的时候吧,欧辰用换肾来要挟你,而我,又不断的猜疑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尹夏沫身子一震,吃惊地望着他!“是的,我知道了。”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然后他眼神黯淡下来,轻声说:“刚刚知道的时候,我还恨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自作决定。可是,在这里待了很多天,我终于想明白了……”“那时候的我,有什么资格让你信任,在你眼里,我是个完全不可靠的人吧。”“洛熙……”“如果我当时有些耐心,是不是你就不会嫁给他,”洛熙的眼睛漆黑如潭,却仍有一点微弱的火芒在眼底闪动,“那样的话,是不是你就不会嫁给他……是不是……”雪,越下越大。夜风凛冽。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洒下来。他和她都怔怔地站在旧日楼前,头发肩膀上已积满了白雪,远远的,就像两个白皑皑的雪人。“不是那样的,”尹夏沫嘴唇苍白,“即使那时候我们没有分手,我还是会做出这个决定。所以,根本不关你的事,你没有做错什么。”“……”仿佛胸口中有疼痛,洛熙突然一阵透不过呼吸般的低咳,良久,他才止住了,失神地笑了笑,说:“你一定要这么残忍不可吗?就当是欺骗我也不可以吗?非要这样明确地让我知道,你可以毫不犹豫地将我牺牲掉,你一定要完全将我最后的幻想都破灭掉才满意吗?”“因为到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已经结婚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小澄的健康还有……还有欧辰,其他,都不再重要了。”目光再度落在他被遮好的手腕上,尹夏沫的手指在身侧握得紧紧的,“……不要再伤害自己了,那只能伤害关心你的人。”“而你已经不再关心我了吗……”洛熙怔怔地望着她,眼底空茫一片,他低下头,缓缓抬起手臂,手指抚摸着那道狰狞恐怖的疤痕,哑声说:“你是怪我用自杀来威胁你,对吗?”她深呼吸,避开他的目光,漫天的大雪将大地变成白茫茫的世界,远处的树木也成为了白色,纸片般的雪花飘落在她的睫毛上。“生命是如此宝贵,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而放弃。将来你会遇到需要你珍惜的人,你会后悔曾经做过这样的傻事。”“不,我不会后悔。”洛熙打断她,唇角渐渐绽开一朵似雪花般晶莹的笑容。“虽然我当时的确很自私,也很任性。我想要你永远记着我,哪怕死,也要在你心里占据重要的地位……躺在浴缸里那一刻,只是觉得很累很疲倦,真的是觉得万念俱灰……“……可是,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知道,那时候我只是想要永远摆脱那种痛苦,却绝不是想要用死亡来威胁你……”“……但是现在,我却庆幸自己没有死……上天待我已经很好,让我遇见你,给了我那么多的快乐和幸福……如果我就那么死了,确实是不负责任的行为,那样或许会使你永远背负起本不应该由你承担的十字架……是我太任性了,所以,夏沫,对不起……”“你也是一个很残忍的人,洛熙……”她突然苦涩地笑了起来,眼底闪出湿润的雾光,他那最后一句的“对不起”,将她所有努力保持的理智全都破碎掉了!“你明知道,如果你恨我,如果你永远也不原谅我,可能我的心里还会好过些……”“被你看穿了啊,”洛熙屏息微笑,轻柔地伸手拂掉她发顶的雪花,“是的,我要你亏欠我,永远也忘不掉我,我们本来就是同类人,所以才有同样的残忍……”“所以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我和你都是没有安全感的人,在一起只会彼此伤害。”她说。“我会改!”手指轻轻颤抖,他碰触着她冰凉的发丝,吃力地保持着唇角的微笑,“我会努力去学习放开那些敏感和恐惧,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方法,只是,你却不肯再给我机会了……”“洛熙……”她咬紧嘴唇,微侧过头,避开他的手指。手指僵硬在飞舞的雪花中,洛熙瞅着她,哑声说:“可是,你会幸福吗?那所谓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如果你不幸福,那么……”“我很幸福。”她轻声说。“这次没有骗我吗?不要再骗我,夏沫。”“没有骗你,我真的很幸福。”尹夏沫的眼睛如大海般澄静,“这段时间以来,日子过得很平静,好久以来都没有过如此平静的生活。”“平静就是幸福吗?”“对我来说,是的。”她的眼底一片宁静。洛熙望着她。其实他早已知道,无论她选择和欧辰结婚的原因是什么,一旦嫁给了欧辰,她就会努力成为称职的妻子。欧辰已经是她的亲人,在她的心目中,亲人的分量是远远大过爱情的。所以他早就知道自己输了。不是现在这一刻,而是在她决定和欧辰结婚的那时候,他就已经彻底地输了。“那么……你爱过我吗……”晶莹飘落的雪花中,洛熙直直地站着,声音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唇色雪白如纸。尹夏沫心中酸涩,沉默良久,她低声说:“爱过。”雪花在空中狂烈地旋舞,一片片晶莹透明,她的这句话回响在宁静的雪夜里,洛熙的眼底渐渐浮起泪水般的亮光。“就算是安慰,我也很开心。”只要有这句话就足够,在今后没有她的日子里,他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她曾经爱过他,真的爱过他。“谢谢你,夏沫。”“忘记我,好吗?”雪花重新落在她的长发上,映得她的面容洁白如玉,“到美国以后就开始新的生活,忘记我,好吗?”“……这是你所希望的吗?”“是的。”“好,我会忘记你,”洛熙含笑望着她,漆黑如潭的眼底有雾光闪耀,“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说。”她凝神听着。“不要忘记我,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永远不要忘记我。”他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的模样深深镌刻进脑海里,“哪怕只是将我放进一个很小很小的角落。”漫天飞舞的晶莹雪花中。洛熙伸出双臂轻轻拥抱住她。雪花纯洁透明。两人的身上被薄薄的雪轻柔地覆盖着,他将她拥抱得很轻,就像一个永不会再见的朋友,他的声音也很轻,低低地在她耳边说——“夏沫,祝福你。”她颤抖着闭上眼睛,轻轻抬起手臂,也如朋友般回抱住他,说:“也祝福你,洛熙。”仿佛有闪电从远处而来,皑皑的雪地中,一辆深蓝色的兰宝坚尼汽车向两人开来,雪亮的两道灯光将拥抱中的她和他照射在刺眼的光束里!尹夏沫下意识地用手遮住强烈的光芒,洛熙却已将她护在身后,望着前方的那辆车缓缓停下来。雪夜中,无法看清楚车内那人的模样,然而,尹夏沫怔怔推开了洛熙,她知道那人是谁。车门打开。雪似乎越下越大,雪花飞落在欧辰的黑发上,他穿着黑色的大衣,围着深绿色的羊毛围巾,脚步踩在地面的雪上发出“吱各”的声音,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睛沉黯无底。“东西收拾好了吗?”欧辰凝视着怔住的夏沫,沉声问。“……好了。”她顿了顿,仰头说,“欧辰,我和洛熙只是……”“那就回家吧。”欧辰拍干净她肩上的雪花,脱下大衣将她裹起来,他似乎不想再听她的解释,径自拉起雪地中她的皮箱,皮箱上面已经覆盖了薄薄的一层雪。他单手拥住她的肩膀,面无表情地向汽车走去。走着,尹夏沫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再见。”她转过头,轻声向留在身后的洛熙说,声音轻得仿佛只是一片雪花的飘落。然而,洛熙听到了。欧辰也听到了。那一刻,欧辰放在她肩头的手变得更加僵硬,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带着她继续向车子走去。******深蓝色的兰宝坚尼消失在雪夜的尽头。夜晚忽然变得寂静无比,雪花依旧轻轻地飘落,只是这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伸出手掌,就像她刚走出楼时的那样,洛熙望着晶莹的雪花轻轻地落在掌心,可是,那雪花竟一直没有融化,静静地躺在那里,有一小抹冰凉剔透的光芒。雪花也会如此固执啊……洛熙深吸口气,握紧手指,默默地望着雪地里她离开的那串脚印。白色的宝马车行驶在空荡荡的街道,洛熙看着前方被雪覆盖的道路,按下音响,于是车内飘起她以前唱过的一首歌。“……如果哭泣着请求如果装作不知道你一直爱她如果我双膝跪地哀求你你啊能不能为我而留下……”能够在离开前最后一次见到她,已经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他还能做些什么呢,是他自己一手将幸福推开,将她推到了别人的身边。再多的挽留也许只会让她陷入更加痛苦的境地,他也不会再用伤害自己去伤害他。那么,他能做到的或许只有离开吧。只是,为什么在欧辰带着她离开的那一刻,在她最后一次向他告别时,他的世界会痛得变成永远的漆黑冰冷。雪花无声地打在车窗玻璃上,洛熙死死地握紧方向盘。从此,他永不可以再见到她……因为没有他……她会很幸福……“……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你爱她我可以哭着求你如果跪在你面前可以让你心软还是即便我死去你也不会留下……”她的歌声很静,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洛熙默默地开着车。车子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中行驶,夜色中,那汽车的白色有如雪一般的寂寞。******“欧辰……”伴随着走上屋内楼梯的沉重脚步声,尹夏沫忍不住又出声喊了他。回家的一路上,他始终僵硬地开着汽车,下颌紧绷一语不发。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欧辰已经沉默地走上了二楼,走廊里的墙壁上只亮着一盏幽暗的壁灯,他的身影映在地毯上,显得异常孤寂和寒冷。“欧辰……”她咬紧嘴唇,紧走几步追上他,试图让他停下来,他却固执地毫不理会,继续大步走着。于是,她只得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急声说:“我和洛熙只是偶然在那里遇到,并不是约好的!”欧辰僵硬地望着前方。“我知道。”“那……你是在生气吗?”他语气中的黯然令得她心中紧缩了一下。“生气……”欧辰抿紧嘴唇,缓缓转头看向她,“……我有生气的资格吗?”尹夏沫呆住。“作为一手将你和洛熙分开的卑鄙破坏者,”他的眼底有种深沉的幽暗,“我有资格生气吗?”“为什么这样说!”尹夏沫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我们已经结婚了不是吗?今晚和洛熙只是偶尔碰到,如果我知道他会在那里,我绝不会……”“绝不会怎样?!绝不会和他拥抱吗?!”声音里带着压抑的痛楚,在夜晚的二楼走廊里有阵阵空旷的回声!“喵——”楼下的黑猫仿佛是从睡梦中被惊醒了,尹夏沫心中一颤,不由得担心她和欧辰的对话会吵醒尹澄。有一瞬间她几乎想放弃和欧辰再说下去,她现在的心情混乱极了。还没有完全从见到洛熙的冲击中平静下来,就要面对欧辰的黯然,一种有心无力的疲倦感将她浓浓地包围。那一瞬间,她忽然想要逃避,想将自己的脑袋如鸵鸟般深深地埋入沙土中。可是……她不可以逃避。她不可以毁掉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生活,不可以在伤害了洛熙之后,再去伤害欧辰。“我们谈一下,好吗?”尹夏沫的手顺着他的臂弯滑下去,她轻声说,握住他冰冷的手指。在她的碰触下,欧辰的手掌轻微颤了颤,她却仿佛毫无察觉,就像一个温婉的妻子般拉着他向她的卧室走去。卧室的门轻轻关上。这是欧辰第一次踏入她的卧室。新婚那夜是在天鹅城堡,他和她分别睡在相隔一扇房门的两间卧室里。因为天鹅城堡太大,出院后他们就住进了这里,而他在今晚之前从来没有进来过这个房间。她的卧室是海洋般的蓝色,浅蓝碎花的壁纸,蔚蓝色的圆床,床头柜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束洁白的百合花,旁边还有两个镜框,一个镜框里是她和尹澄的合照,另一个镜框叠在后面,里面的照片看不大清楚。“洛熙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美国了,”轻轻放开他的手,尹夏沫回身凝视他,目光如水般澄静,“你看到的拥抱只是一种告别,以后我再也不会见到他。”再也不会见到洛熙。这就是她的解释,所以他也不应该再介意,对吗?他已经和她结了婚,一切已成定局,以她的性格绝不会再和洛熙有任何牵扯,所以他是胜利者,洛熙是失败者,他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当尹澄将离婚协议书交还给他,他心中曾生出幻想的希望,也许这段婚姻还能够走下去,也许他可以永远地和她在一起。然而在看到她和洛熙在雪地中拥抱的那一刻,那些自欺欺人的幻想终于彻底地破灭掉了……………………“即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使我和她分手,她就会喜欢上你吗?欧辰,我告诉你,夏沫不会喜欢你!从前没有!现在也不会!哪怕你胁迫她跟你结了婚!”………………“也许,你不应该再见的是我。”喉咙有些沙哑,欧辰黯然地望着她的眼睛,她的目光宁静,可是似乎太宁静了,竟失去了青春的她本应具有的活力。“有时候我觉得,或许我太过强势和霸道。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我,会不会快乐一些……”“不是的。”她微怔,摇了摇头。“如果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没有遇到你,尹爸爸可能就会失业,我和小澄可能就会重新被送回孤儿院,不知又会流落到怎样的家庭;如果五年后没有再次遇到你,小澄可能就无法找到合适的肾源,”她温柔地望着他。“欧辰,如果没有你,我也许早已陷入绝望中走投无路,所以我很感谢命运让我一次一次地遇到你。”“可是……”欧辰的呼吸凝滞了,但是理智使他没有完全地沉沦下去,他哑声说,“你曾经恨不得我死去,这次我又胁迫了你,用一颗肾逼你和我结婚,你应该是恨我的。”“那些都是我的错。”她仰起头,歉疚地说,“如果我能做得更好一些,如果六年前我能够让你相信我和洛熙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也许那些遗憾的事情全都不会发生,所以我有什么资格来谴责你呢……”“……”欧辰怔住。“还有今天,虽然我和洛熙只是偶然碰见,那个被你看到的拥抱也只是告别的一种方式,可是被毫不知情的你看到,却一定会受到伤害。”她的眼睛黯淡了一下,然后又努力微笑起来,凝视他说,“我愿意为今晚的事情向你道歉,你——能够原谅我吗?”这突如其来的道歉让欧辰惊怔住!她没有生气,没有因为他的醋意而不满,反而如此温婉地向他解释,这不是以前那个淡静得有些骄傲的她可以做出的行为。“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一直在……”他握紧手指,背脊僵硬地挺直着。“因为我不想再让你痛苦,也不想再彼此折磨下去。”她打断他,笑容静柔美丽,“欧辰,我们已经结婚了,已经是一家人,就让以前的事情全都过去,我们从此平静地生活,好不好?”可以吗……心底一阵滚烫,欧辰深深地凝视着她,她的笑容那么明亮温暖,如同阳光下的海水,使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拥抱她。然而她的眼睛异常宁静,仿佛有些什么埋藏在深深的海底,会永远地埋藏下去。“那么,你幸福吗?”低哑的声音在卧室里回荡,欧辰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问了出来,然而骤然加快的心跳让他明白自己是多少害怕和渴望知道她的回答。“很幸福。”她很快就回答了他,好像这个问题她已经回答过无数次。“为什么?”“因为我有一个家,每天可以陪伴在家人身边,日子过得平静而温暖,幸福得就像在天堂里。”她微笑着说,眼睛亮亮的。“这样就够了吗?”“是的。”“即使嫁给我,你还是觉得幸福吗?”“是的。”听到她的回答,欧辰闭上眼睛,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滋味,有滚烫的汹涌,有淡淡的苦涩,还有越来越蔓延开来的酸痛。“即使,我会要求你做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睁开眼睛,欧辰的眼底有隐隐燃烧的火焰,他伸出手,手指僵硬地轻触她微卷的长发,然后又移到她洁白的脸颊上。“你也觉得幸福吗?”她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身体却一动不动。“为什么不回答我?是根本不能接受吧?”“不,可以的。”欧辰眸色一紧,呼吸滚烫了起来。“那如果像这样呢……”看着她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他情不自禁地靠近她,两人的呼吸只隔着纸一般薄薄的距离,她的双唇散发出温热的气息,那温热让他心底轰地一声,压抑积蓄已久的情感顿时如火山般迸发出来!“如果像这样……”慢慢地,他极力克制着心中如燎原般的烈火,只是慢慢地吻向她!他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猛地惊颤了一下,然后似乎在用她全身的力量保持着平静,而在他即将吻上她的那一刻,她却猛地闭上了眼睛,嘴唇也僵冷了起来!“你说可以的!”心中喷涌的烈火犹如被冰水浇下,欧辰的眼睛里是深沉的愤怒和绝望!那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剧烈疼痛感逼得他不顾一切地吻向她!就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这个吻越吻越深,她的身体在他的双臂中僵硬颤抖,他狂热地吻着她!绝望地吻着她!仿佛要将她吻进自己的体内,永不放开她!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将她变成他,将他变成她,即使他和她都死了,即使化成灰,也永远在一起!“欧辰……”在那欲窒息般的亲吻中,尹夏沫努力试图唤醒他,然而被紧紧地箍在他如铁的双臂中,唇间被他狂乱绝望的气息充满,挣扎的低喊只能破碎成断断续续的碎音。直到“砰”的一声,在窒息的眩晕中她重重地仰倒在床上,他继续吻着她,火热得能将空气燃烧的烈吻,天花板仿佛也旋转了起来,她无法挣脱他,在床上,他绝望地痛楚地吻着她,那个吻的尺度越来越超过她能承受的范围,空气也如电火般噼啪地燃烧起来!“欧辰——”天旋地转般的混乱和恐惧让她开始奋力地挣扎呼喊,脑中却一阵一阵的空白和眩晕,氧气变得异常稀薄,他越吻越烈,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热得就像正在喷发的火山!挣扎慌乱中,她的手摸了床头柜上某样冰凉的东西,于是慌乱地抓住它想敲醒他让他清醒过来!可是他猛地伸手握住她,半空中,她手指只得无力地松开——那冰凉的东西跌落在床单上!深蓝色的窗帘被夜风中微微扬起。雪花在窗外静静地飘落。睫毛颤抖地闭起,面容苍白的尹夏沫渐渐放弃了挣扎,仔细想来这种挣扎也是毫无意义的不是吗?她有什么资格去拒绝呢,早在结婚的第一个夜晚这一切就应该发生了,他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时间。而欧辰却停了下来。他看着淡蓝色棉质床单上的那件东西,那是一个镜框,里面的照片是他和她。他穿着黑色的新郎礼服,她穿着雪白的新娘婚纱,在教堂外面的草坪上,他将她横抱在怀中,低头深深地凝视着她。她竟然——将这张照片摆在床头柜上。欧辰心底霍然一热,像一股暖流在冰凉而绝望的血液里无声地流转。也就在同时,如同做了一个梦,他骇然发现自己竟将她压在床上,她头发凌乱面容苍白……他在做什么?!惊愕和羞愧在他脑中轰得一声炸开!尹夏沫也怔怔地望着那个镜框,照片里的他和她是新郎和新娘,他和她已经结婚了。他是她的丈夫,是将要和她共渡一生的人,片刻之前她还在口口声声地告诉他,即使嫁给他,她还是觉得很幸福,她知道作为丈夫的他会要求她做怎样的事情……那么,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将他伤害呢?而且他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妻子,早在结婚的那一天,她不是就已经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吗?“对不起……”尹夏沫拉住欧辰的胳膊,阻止住他试图离开的动作,她的声音很低,恍若是缭绕在他的耳侧。“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他苦涩地哑声说,努力克制住体内依旧在燃烧的狼狈火焰,拉开她的手,想要离开她的身体。“对不起,我刚才……是事情发展得太快,我一时没有准备好,”好像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她的胸口起伏了一下,仰起脸对他微笑,唇角笑容轻微的不自然被她掩饰得完全看不出来,“……现在可以了。”“你……”欧辰惊愕地望着她,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尹夏沫没有再解释。她拉下他,吻住了他的双唇。他的嘴唇初吻上去是冰凉的,然而里面的血肉似乎有永远在燃烧的火焰。她的这个吻只是将他点燃的星星之火,她轻轻地吻着他,慢慢地,两人之间蔓延起熊熊的燎原之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极力控制着体内汹涌的火焰,欧辰从她的唇上抬起头,眼神深黯地望着她。他混乱得完全无法分辨自己的情绪,想要给她幸福,哪怕看着她离开,可是,又那么那么想要留下她,哪怕只是夜晚的这一刻。“我知道……”她两腮嫣红,眼睛却如大海般澄澈:“……我是你的妻子。”深蓝色的窗帘被夜风吹得露出窗户的一角。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屋外晶莹透明,有白皑皑的雪色,有美丽飞舞的雪花,屋内温暖如春,有缠绵的香气,有如醉的低喃……******百合花在夜色中静静芳香。她宁静地睡着,海藻般的长发散乱在枕头上,洁白的手臂露在被子外面,她睡得很沉,两颊染着淡淡的红晕,身体像孩童一样蜷缩着,双手抱在胸前。欧辰倚在床头望着她。这个凝望她的姿势已经保持了很久很久,他的眼睛黯绿如深夜的森林,想要去碰触她圆润洁白的肩头,想要为她轻轻盖上被子,然而她无邪的睡姿又仿佛任何一种行为都是对她的亵渎。一切都是真的吗……那种深入骨髓的欢愉,那种如天堂般的缠绵,这一晚,她真正成了他的妻子。有一瞬间,他以为他会随着那幸福的极至一同融化掉,如果时间停止在那一瞬间,就真的可以永远幸福了吧……而现实又渐渐回到他面前…………“即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使我和她分手,她就会喜欢上你吗?欧辰,我告诉你,夏沫不会喜欢你!从前没有!现在也不会!哪怕你胁迫她跟你结了婚!”……曾经以为,只要能留住她,将她禁锢在他的身边,无论什么样的手段和方法他都是不在乎的。从小时候,到相隔五年后的重逢,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他相信只有他能够给她幸福,只有他能够让她快乐,所以当他清除掉每个阻挡在他和她之间的障碍时,从来没有犹豫过。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渐渐没有这么肯定了呢?当洛熙自杀、小澄拒绝做换肾手术,她几天几夜高烧不退昏迷在病床上时,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强势可以将她逼到如此痛苦的地步,甚至可以使她死去…………“那么……”洛熙直直地凝视他,眼睛幽深漆黑。“她现在幸福了吗?”……她现在幸福了吗……黑夜里,欧辰长久地望着睡梦中的她,她睡得很沉,洁白的双臂抱在胸前,眉头轻皱着,仿佛正在做着不太好的梦,整个人蜷缩得像一只小小的虾米,而她的手腕上,系着那条长长的颜色有些发旧的绿蕾丝。………………许久以前庭院里的青石台。月光中,他打开盒子,里面有一条绿色的蕾丝花边,长长的,华丽的花纹,被夜风一吹,轻轻飞舞出来。“以后,每天扎着它。”“为什么?”“只有在我面前,你才可以散下头发。”他从她手中拿过蕾丝,轻轻俯身,将它扎在她的头发上。………………一直以来他对她都是这样的霸道,因为不想让除他之外的任何人看到她散着头发的模样,就命令她必须把头发扎起来。望着她睡梦中无意识地轻皱的眉心,欧辰心底的黯然越染越浓,他以为可以给她的幸福,真的能够使她幸福吗?他有什么权力去强迫她?当一个人的生活失去了自由选择的权力,怎么可能会真的幸福呢?这样简单的道理,是他如今才终于想通,还是始终逃避去想呢?雪花静静在窗外飘落。睡梦中的她不安地颤抖了一下,手腕也挣扎地动了动。欧辰俯过身去,轻轻伸出手,没有吵醒她,轻轻将那条绿蕾丝从她手腕解开,然后轻柔地将被子拉上来,慢慢在她的眉心印上一个吻。他,是她的。而她,是自由的。******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柔和地洒照在尹夏沫的面容上。她坐起身,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身体略微酸痛的感觉让她明白昨晚并不是一场梦。欧辰已经离开了,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穿上衣服,她下床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雪已经停了,外面的世界是白皑皑的冰雪天地,空气格外的清冽,她深呼吸,微笑了起来,内心一片从未有过的平静。转过身,正准备下楼为小澄和欧辰准备早餐,忽然,床头柜插满百合花的花瓶旁有件东西让她停下了脚步。她疑惑地走过去。清楚地记得床头柜上并没有这样类似文件的东西啊,难道是欧辰留给她的。手指将那份文件拿起来——雪后的阳光反射在纸面上,有微微的刺眼,“离婚协议书”五个黑体的大字仿佛从纸上跳了出来!尹夏沫呆呆地怔住。一时间心底闪过无数种滋味,良久,她低下头,发现系在自己手腕的绿蕾丝也不见了。欧辰……握紧那份文件,她闭了闭眼睛,迈步走出卧室。跑过二楼的走廊!跑下楼梯!她要找到欧辰!她对欧辰太了解了,她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会让他明白,昨晚的事情并不是一时冲动。“澄少爷——!”“澄少爷——!!”突然,一阵女佣们惊慌的呼喊让尹夏沫骤然大惊,她急忙顺着喊声从楼梯望下去,只见画架和画笔散落了一地,而小澄正面色苍白地在壁炉边的软椅中晕厥过去!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正文 Chapter 11 泡沫之夏3 明晓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