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名称 > 故事寓言 > 正文

世界动物故事100篇: 诱子斑鸠

时间:2019-11-18 19:10来源:故事寓言
十四岁的傣族小猎手艾丙农,怀着焦急与渴望的心情潜伏在草丛中。他第一次出来打猎。初次闯荡山林的激动心情使他呆在这里已经有一天一夜了。忽然,他发现了目标。他拉开弓箭,

  十四岁的傣族小猎手艾丙农,怀着焦急与渴望的心情潜伏在草丛中。他第一次出来打猎。初次闯荡山林的激动心情使他呆在这里已经有一天一夜了。忽然,他发现了目标。他拉开弓箭,随着“蹦”的一声闷响,紫檀木和野牛筋做成的硬弩射出一支金竹箭,穿过迷雾,穿过山岚,穿过草丛,穿过树林,不偏不倚穿透一只狐狸的右眼,倒在地上。艾丙农高兴极了。他跳出草丛,奔向猎物。冬天的狐皮柔软光滑、色泽艳红。这整整一块狐皮能换回一台艾丙农做梦都想得到的袖珍电子计算器。它能帮艾丙农计算伤透脑筋的数学题。艾丙农兴奋地背着猎物,唱着歌回星星寨去。

  当他兴高彩烈地走在一条溪流边时,没在意,迎面和星星寨的老猎手波罕老爹撞了个满怀。波罕老爹正想骂这个莽撞的小伙子,眼睛忽然看见艾丙农身后的红狐狸,立刻收起一脸怒容,嘴角“嗞嗞”地发出惊叹声,两眼闪出馋馋的光。波罕老爹对他说:“艾丙农,我的幸运的小猎手,我和你做个买卖怎么样?”说罢举起手中拎的竹笼子。呀!里面有一只金黄色羽背、粉红色尾羽、蔚蓝色冠顶的漂亮斑鸠。它硕壮健美的体态和潇洒动人的跳跃立刻吸引了艾丙农。他喜欢这只雄斑鸠。波罕老爹想用活斑鸠换死狐狸。艾丙农知道,他的这只死狐狸远比他那活斑鸠值钱,这样换不公平呀!看到小猎手不太情愿的表情,老爹马上又说:“我的这只斑鸠可不一般啊,它是我悉心调教出来的。我给它喂最好的食,天天给它洗澡,好不容易才把它调教成诱子。知道什么叫诱子吗?”

  波罕老爹也许急于想换到狐狸皮,竟忘了跟谁说话。小猎人艾丙农,难道连诱子也不懂吗?这诱子就是雄斑鸠用动听的叫声引来一只只母斑鸠。波罕老爹劝道:“玩诱子斑鸠可比看电影好看,比钓鱼过瘾,比斗牛来劲!你不信,我试给你看看”。

  老爹把竹笼放进草丛里,拉了艾丙农一把,两人躲进树丛中。一会儿诱子斑鸠便发出“滴咕儿、滴咕儿”的鸣叫声。叫声婉转动听,清脆嘹亮,忽儿喃呢,忽儿放歌,动人的鸟鸣袅绕盘桓在蓝天白云间。不一会儿,森林尽头便传来母斑鸠羞涩甜蜜的应答。诱子斑鸠更加起劲地抖动羽毛鸣叫起来。

  一雌一雄两只斑鸠在空中传递着思念和爱慕的感情。终于,迷雾般的天空飞来一只美丽的母斑鸠落到地上。它如痴如醉地朝诱子斑鸠走来。这时,躲在树丛中的波罕老爹,射出一支竹箭,洞穿了母斑鸠的胸膛。这只爱情天使,立刻变成了死亡幽灵。

  “啾——”诱子斑鸠发出一声既像悲哀又像惊叹的叫声。

  波罕老爹说:“不骗你吧?好玩吧?拿去,包你好玩!”老爹还在天花乱坠地吹嘘他的诱子斑鸠。艾丙农的心却早已不在诱子斑鸠身上了。他似乎在听老爹说话,其实,他的心里回想起六年前那件事。

  那时,也有一个英俊潇洒爱唱歌的诱子,来到星星寨。那不是斑鸠,也不是其它什么鸟,他是一位从遥远的省城来的年轻银匠。他的歌和他打的银戒指银耳环及银手镯一样美丽动人。他的歌诱走了阿妈的心。美丽的、天仙般容貌的阿妈抛下熟睡的艾丙农和粗俗的丈夫,和银匠一起离开了闭塞的星星寨。阿妈想去城里,想去工作,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可怜的阿妈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诱子银匠欺骗了她。四年后离家飘泊在外的阿妈又回来了。但她再也不是艾丙农日夜思念的那个天仙般、慈爱的阿妈了,她像一颗憔悴的苦瓜,衣衫褴缕地吊死在寨子边的一棵摈榔树上。

  诱子斑鸠的死亡游戏,艾丙农想起了死去的阿妈。可恨的诱子,你美丽聪明、你更卑鄙无耻!该死的诱子啊,你今天落到我的手里,我要千刀万剐你。艾丙农打定了主意,同意用自己打的狐狸换取老爹手中的诱子斑鸠。

  波罕老爹心满意足背着红狐狸走了,留下那架棱形网眼,装着活动门扣,精巧漂亮的竹笼子。

  艾丙农提起竹笼子,掀开上面的那道上下活动的门扣,粗暴地将手探进笼中,一把捏住诱子斑鸠。诱子斑鸩不躲不闪,神色泰然。它还以为新主人要给它吃什么好东西,艾丙农狠狠心,正想用力把它捏个屁滚尿流,肠断肝裂。突然,诱子斑鸠清澈明亮的双眸望着它,光滑如玉的嘴椽轻轻地温柔地在他手腕上摩掌,喉咙里发出两声轻轻的叹息,好像有好多冤屈要向他诉说。

  这时,一丝惶惑,几多犹豫袭上艾丙农的心头。它是一只美丽的雄斑鸠,在大自然中呼唤伴侣是它的天性呀!它生来爱啁啾,生来会唱歌,它有什么罪呢?它叫也好,诱惑母斑鸠来也好,它自己会伤害别的鸟吗?它是出于无奈,出于被迫,被人驯出来的呀。它自己身陷鸟笼,没有自由,如果它不叫不唱不当诱子,主人就不给它吃、不给它喝,它怎么活?如果让它飞出竹笼,它会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飞翔,它就不会干诱子的卑鄙勾当了。它会用清亮的嗓子,健美的身体找到它的终身伴侣,它们会幸福和睦地生活一辈子。

  善良的艾丙农想到这里,他的手放松了。他开始责怪自己太狠心,把失去阿妈的怨恨发泄在无辜的斑鸠身上。他想像着让斑鸠自由后,它会过着无比幸福、无比甜蜜的生活,还会孵出一只只可爱的小斑鸠。想到这里,艾丙农的手毫无保留地松开了。他打开了竹笼门扣。斑鸠站在笼门口探头探脑。

  它不知道主人的用意。它根本没想到自己已经自由了,它可以脱离笼子,飞向蓝天了。它左顾右盼,不知所以。

  艾丙农挥挥手,忧伤而惆怅地对它说:“飞走吧,去做只正常的野斑鸠,去过一种没有缺憾的生活吧。”

  它似乎听懂了,扑腾了几下,飞上了天空。它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又落回艾丙农的身旁。它展开翅膀,抖动羽毛,发出“滴咕儿”、“滴咕儿”恋恋不舍地叫声。这真是一只懂事的、讲义气的斑鸠啊。艾丙农黝黑的脸上浮出欣慰的笑。动物有时比人更重感情呀。艾丙农喜欢这只美丽的雄斑鸠。艾丙农向它挥挥手:“飞吧,不用感谢,不用告辞,是人把你驯化成诱子的,人也应该还原你的本性。飞吧,我多想也长出一双翅膀,和你一起飞向没有贫困、没有眼泪、没有苦难,只有阳光和欢笑的地方!”

  就在这时,茂密的树丛里传来轻微的母斑鸠的叫声。雄斑鸠激动得全身羽毛蓬松颤动,它一扬脖颈,也发出一声声足以把母斑鸠搅得神魂颠倒的鸣叫。“滴咕儿”“滴咕儿”,那声音仿佛在说:来吧来吧,我给你幸福!我给你快乐!让我们一起生活吧!我保护你!

  两只多情的斑鸠,在相互表达着爱情。艾丙农悄悄地退进草丛,他不想打扰它们的甜蜜相会。

  一只美丽的母斑鸠循着呼唤声,飞到雄斑鸠身旁。它带着憧憬,带着幸福,带着羞涩贴近它。看着这美好的场面,艾丙农在心里默默祝福:“飞吧,飞吧,飞到天涯海角去,飞到没有猎人,没有弓箭,没有罗网的大森林里去吧,愿你们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突然间,发生了一件让艾丙农永远也无法理解、无法忘记的怪事。诱子斑鸠和母斑鸠交颈厮磨了一会儿,便一转身跳到竹笼旁,倏地一下从大开的门洞钻进笼去。“滴咕儿”“滴咕儿”地叫声,好像在说”这儿是天堂!这儿是天堂!”母斑鸠蹦蹦跳跳跟过来,毫不犹豫地也钻进竹笼。艾丙农看得莫名其妙,不知是怎么回事。忽然,诱子斑鸠一转身,飞快地用嘴壳叼住了为活动的门扣,用力向下一拉,竹笼被关上了!“滴咕儿”“滴咕儿”它又发出报警式的的嚣叫,仿佛告诉主人:“快来呀!我已经你逮着猎物啦!”

  母斑鸠这才惊醒了!它被引诱进了牢笼,它上当受骗了!它在狭小的竹笼里愤怒地死蹦死跳,拼命地用头撞竹笼。然而,它的挣扎是徒劳的,它已经变成了笼中鸟。

  艾丙农看得目瞪口呆。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诱子斑鸠,它是恶魔,它是妖怪!艾丙农再次打开竹笼,伸手一把捏住诱子斑鸠,闭着眼,咬着牙,用力一捏。“■——”诱子斑鸠发出一声急促的哀叫,一命呜呼了。惊慌失措的母斑鸠连忙钻出竹笼,跌跌撞撞地飞上天去,蓝天上洒下一串“滴咕儿”“滴咕儿”的诅咒声。

  (李 清)

编辑:故事寓言 本文来源:世界动物故事100篇: 诱子斑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