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智慧故事: 冷载阳木桩伸冤

时间:2019-12-02 04:52来源:故事寓言
民国初年,浙江宁县知县冷载阳,新到任不久,乡里发生了一桩强奸案,冷知县看完诉状后,便公告于民说:三天后开庭公开审理此案。 到了第三天,看审案的人密密麻麻。冷知县坐在

民国初年,浙江宁县知县冷载阳,新到任不久,乡里发生了一桩强奸案,冷知县看完诉状后,便公告于民说:三天后开庭公开审理此案。
  到了第三天,看审案的人密密麻麻。冷知县坐在大堂传原告上堂。
  原告是凤凰乡的财主叫吴天明,身后跟着他的胖老婆,年纪三十多岁。那女人禀道:“民妇叫赖巧云。三年前有个外地人叫郑裁缝流落街头,见他可怜,收留在我家,岂料他忘恩负义,居心不良,前天趁我丈夫不在家之际,闯入我卧室把门关紧,捂住我嘴巴,将我抱到床上,正欲撕我衣裤行好之时,正巧我丈夫回家,踢开房门郑裁缝才罢手。”接着吴财主亦将所见诉说了一遍。原告诉完,便传被告上堂审讯。
  被告郑裁缝六十多岁,骨瘦如柴,进得大堂跪下流泪呼冤枉。冷知县道:“有何冤枉请明讲!”
  郑裁缝说:“我做裁缝已几十年,家乡遭灾,流落此地谋生。吴天良夫妇见我手艺不错,便留我住在他家。连年我做手艺所得工钱都存放在吴天良手里,大约已积六十多两银子。前不久,儿子来信催我回家,前天我向吴天良告辞,请还我积存之银,他就叫我晚上去拿。到了晚上,他妻子叫我到她卧房取银,刚随她进屋,吴天良便从门后冲出,将我一阵好打,诬我强奸他老婆。此时他老婆解开上衣,把头发散乱大哭大叫。这是圈套,想吞我银子,请老爷明察。”
  听完原告、被告陈述,冷知县微微一笑,即叫差人扛来一根木桩和一把大称。众人皆疑,冷知县向差人说:“把赖氏的身子称一下,有多重?”
  差人称毕道:“原告赖氏体重138 斤半。”
  冷知县又道:“木桩有多少重量?”
  差人称了回复道:“木桩65 斤半。”
  冷知县又叫郑裁缝把木桩抱起来在公堂上走一圈,郑裁缝不解其意,用尽全身之力也没把木桩抱起,直累得喘大气。
  “停止!”冷知县手指赖氏厉声喝道,“大胆泼妇.你们贪财设下计谋诬陷好人,给我把这泼妇拖例重打一百大板,再来定罪!”
  赖氏见两个差人拿着板子,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拖她打屁股,拼命挣扎不肯跪下,嚎道:“大老爷开恩。”两个差人竟无法制眼她。
  过了一会,冷知县喝道:“行了,不用打板子了。”说完站起身来对看审的人道:“各位乡亲父老,郑裁缝纯属被冤枉。大家都看到郑裁缝抱不起这60多斤的木桩,怎能将这130 多斤的刁妇抱上床?再则差人部无法将她按倒在地、郑裁缝如此体弱怎能对她施奸?这分明是引诱郑裁缝上当,借端诬告,以达到侵吞银子之目的。”
  吴天良夫妇见事已败露,只得供认不讳。 

编辑:故事寓言 本文来源:中国智慧故事: 冷载阳木桩伸冤

关键词: